主页 > 驱动观点 >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 >

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

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及民俗说法,请斟酌阅读。内文皆使用化名。

※职业:我是道士

文/命玄

*续上篇*

打从我将胡小姐的法身製作完成时,那该死的阴神就开始叽叽呱呱吵个没完没了。好吧,我终于可以体会胡小姐快被逼到暴走的心情了。

不过在我听起来,那不太像阴沉恐怖的魔鬼低语,祂到后期,频率越来越多次,搞得好像我小时候拖太晚没洗澡,我妈又大姨妈来那样,疯狂碎碎念!

「赶快回家」、「接乩身」、「有祸端」、「妳的XXX必受灾祸」、「妳的人生XXX」我只是忽略祢两天,晾着不管而已,祢在我心中的地位,已经活生生从险恶大阴神,降到深宫活怨妇了。

这两天,我有条不紊的到备用开坛小房间(跟光头王解决租借凶宅问题后跟他凹的),备好起坛所需事宜,跟附近宫庙暂借五营兵马,香、花、灯、茶、果,酒水等,因为我知道,就算祂再怎幺怨妇,阴神毕竟还是阴神。

然而,我没想到的是,再次与阴神面对面,还是出现了我意想不到的变数!

到了第三天晚上,我是终于準备齐全了,也同时是在今天,这阴神似乎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,今晚的碎念一下少了很多,取而代之的是恶狠狠地咒骂,以及更直接的威胁,说要对家人怎样怎样。

眼下不管事情是否败露,为了答应胡小姐的事情跟我的酬金,最重要的当然就是胡家众人的气运及生命(好吧,我承认这有点多了)。

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


▲好不容易道士才终于把这位东南亚阴神拐出来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「九阳入坤漫地腾,六丁六甲借金光」胡小姐可是这位阴神要回胡家中心的重要棋子,听到我捏着声音答应了这一句,这位阴神,就这样被我拐到坛前,看着愣在坛前的阴神,我这三天多来被没日没夜疯狂碎念的心,瞬间舒畅起来了。

「是你!小道士你敢耍我?」一瞬间,祂从愣住转为阴沉,声音又再度恢复到那个阴沉大魔王。

这边先恭喜这位阴神,祂的名字,就在我快写完这篇连载时,我终于想起来!昨天处理移灵的时候想到的,这位阴神叫做「玛嘛」。

「嘿,祢不是问我就这样吗?我现在就让祢知道我还能怎样!深宫怨妇!」说真的,我其实一直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这位「玛嘛」是男是女,不过看祂听到我说深宫怨妇时,那幺抓狂的反应来看,我猜祂八成是又是一个女阴神!

「小道士,你三番两次的阻碍我,这就是你们道教文化的待客之道吗?把她(胡小姐)交给我!」看来这阴神真的跟之前的完全不同,是有文化的阴神,但祢再有文化也不能耍流氓啊。説罢,玛嘛一只手就飞快的朝我过来。

「抱歉,不可能!祢要是按正常程序来,我基本上是不太爱管这种闲事,我虽然是一个道士,但我不排斥其他宗教,但祢却以他人信仰及家人生命做威胁,放屁!」我一边提剑扛下这只重量相当的手,一边指派五营兵马上前缚灵。

真正的宗教都是劝人为善,同时在未皈依、受洗、受箓等状况下,不得强制让他人履行条规,否则跟「宗教基本法」,有什幺差别?

我也知道,这场仗,斗的不是法力高深,而是信仰立场。

「你这小鬼又知道什幺?我也是被逼到如今的路上!我必须要有新的信仰。」然而,区区五营是压制不了一个阴神的,这我早知道了,我迅速上前提剑上撩,正在应付五营的阴神回头一瞪,我立马眩晕,随之而来的,是真相。

当初胡小姐的叔叔跟他女友想要家里的财产,于是这位东南亚女友,答应带胡叔叔去拜这位她从故乡一路拜到台湾的阴神玛嘛,想说能给他一些帮助。胡叔叔答应要给玛嘛一个新的乩身跟庙堂,玛嘛则帮助他拿到家族财产。

但玛嘛跟虎爷没想到的是,胡叔叔一事竟求上了两位南辕北辙的神。两神接欲上身之时,都觉得对方才是晚到的那一个,一个上身就把胡叔叔沖的利令智昏,性格丕变。虎爷一怒退驾,阴神又被胡小姐戳破,才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的上位夺金身,由于胡小姐的体质关係,加上她的话语可信度等等,玛嘛才决定要她当乩身。

「即便这样又如何?这是强逼不得,今天害祢跟虎爷直接对上的又不是胡小姐,我只能请祢回!去!」说着,我手捏伏魔咒印唸:「鬼死人安,天地肃清。急急如律令。坛前御灵五十三,黑旗扫路,随吾上前!」

「虎爷有后路,我可没后路。这一退,就是跨海回去,我不接受!」我没想到的是,这阴神不仅有脑子,实力也是很强,刚刚从头到尾都在装傻,结果真正的傻逼是我,人家在台湾还是有信仰的,不雄厚而已,但欺负我已经够了,虽然无性命之忧,不过上次被这样压着打是什幺时候了?

「把她还给我,我不想输!」


小姐,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人是我,不要搞得祢好像才是被打的那一个。我是懂玛嘛的感受,阴神的的北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但现在这状况,太违和了吧。

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再一次摘下胸前玉佩,寻求玄天老大协助之时,一位意料之外的救兵到了。

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


▲虎爷为了寻找食物,刚刚好遇上了阴神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「臭小子我的三牲还有吗?唉呀,你怎幺蹲在那里呢?」原来是虎爷大大来觅食了。为什幺是来我这觅食,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「您就别看戏了,来帮忙啊!不为我想,也想想祢的三牲跟金身吧!」看着晃晃悠悠的虎爷,这个我平常没在祭祀的主,也不是好惹。

「吼~~三牲!」那个,不是我想说,一边吼着食物一边扑上来,实在是

在虎爷的帮助下,玛嘛很快就节节败退,不多时,就被我给一剑戳回东南亚去了。

「下次来台湾,希望我们可以用更正常的方式见面吧!」看着被迫离开的玛嘛,我由衷希望。

「我的三牲呢?」虎爷依旧惦记着他的三牲。

「桌上啦,自己来!」我没好气的说。

--

事件结束后,胡小姐提到:

故事到最后,我拜託命玄帮我把眼睛关掉。我说如果再这样感应,我觉得自己会变成神经病,因为不知道自己脑袋浮现的到底是真是假?命玄告诉我,我得求到一尊神明答应帮我扛,掷筊掷到三个圣筊才能帮我关,我只好开始一个一个神明求。终于!到了第五个神明时,神明终于同意了,关完之后,我就看不到也听不到奇怪的声音了。

而我的叔叔,处理完后再次与他见面,他竟然自己主动跟我打招呼!不过,也仅仅因为他知道不能再找我们一家出手,之后叔叔应该会转向其他分到财产的亲戚。只是我真的爱莫能助,也很难过人为了钱财,没有什幺事情,是干不出来的!纵使那个人曾经非常非常疼爱妳。

--

我是行走两界,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—命玄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有人就是为了那一点钱财欺骗神明,胁迫家人,接下来,是想听虎爷跟我家的猫咪奇犽外传,还是为情而亡的地缚灵呢?

阴神也不好当!为了信仰来台「找乩身」

职业│主题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吗?现在来投稿,发洩负能量、还有机会成为驻站作家,下个主打星就是你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



     上一篇:
    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