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技术引领 >味全.味全魏家兄弟心结浮上台面 味全龙由谁埋单? >

味全.味全魏家兄弟心结浮上台面 味全龙由谁埋单?

味全最近高阶主管大换血,董事大洗牌,据传与顶新魏家兄弟的角力有关,加上味全龙争议,让外界好奇魏家的盘算是什幺?

味全公司6月27日召开股东常会,一举换了五位董事,九席董事有五席是新面孔;原味全董事长陈永清也以「届满退休」为由,由OK超商前总经理、现任好食好事基金会董事长陈宏裕接任,这是顶新自2014年宣布退出味全经营权以来,聘任的第三位董事长。 

此外,三席独董也换了一席,由现任好食好事基金会董事宋俊明出线。好食好事基金会是2017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,是在顶新集团30亿元食安基金底下的基金会,幕后推手正是顶新三董魏应充。 

被离职董事、独董 最后一刻才知道 

市场解读,这代表魏应充的势力将重回味全,但改选隔天,味全股价随即跌幅6%,跌至32.8元,看来市场对经营阶层的改变,似乎不太埋单。知情人士指出,这次的人事大风吹,其实已经凸显出魏家兄弟间的矛盾。 

味全在油品风暴前是由魏应充出任董事长,事件爆发后,顶新虽然宣称退出味全,但身为味全实际上的大股东,在魏应充入监服刑期间,味全一直由大董魏应州看管;味全高阶经营团队都知道,每个月都要去台北101大楼84楼的办公室,向魏应州报告上个月的结算,以及下个月的预期目标等财务数字。 

近年,味全专注于中国发展冷藏饮料,不仅去年大陆的营业利益已能补足台湾的营业亏损,带动味全由2015年谷底时税后净损19.13亿元,到2018年税后纯益9.83亿元,「大董心里觉得,味全是他救起来的。」顶新高阶干部形容。 

但去年12月魏应充假释出狱后想拿回味全主导权,兄弟间的矛盾也隐然升高。光是在味全公司的人事安排上,两人就有不同的看法,「董事名单,大董和三董乔了一个多月乔不出来。」知情人士指出,乔到最后,考量到魏应充曾入监服刑、受了委屈,大哥决定退让,「许多被换掉的董事、独董,都是最后一刻才知道自己被换。」 

不只如此,对于重新复出的味全龙队,兄弟看法也不同。味全龙由魏应充以顶新和德文教基金会创办人的名义主导,5月13日中职通过味全龙队加盟审核,成为中职第五队,预计2020年打二军,2021年正式以一军亮相。 

味全龙复出很烧钱 股东忧权益受损 

味全龙复出,龙迷很高兴,但味全的投资人却很担心。癥结点在于台湾的职棒市场过小,辛苦经营却不易获利,最后谁要出钱?顶新高层指出,抛出组队想法的是魏应充,在家族会议时,四董魏应行认为当年球队是在他手上解散的,于是赞成,二董魏应交也支持,惟独魏应州认为不妥,因为不会赚钱。最后兄弟的决议默契,是由味全来出资,也有助企业形象的加分。

只不过,加入球队要先缴加盟金1亿2000万元,还得附上3亿6000万元的保证金,且须经营满5年后才会归还,另要配合1亿元的地方棒球振兴计画,负担其中7000万元的额度,加上每年要烧的1亿至2亿元,对味全来说是一笔沉重的负担。 

知情人士透露,味全有些前高阶经营团队当时表达反对意见,认为对味全不公平。

熟悉税务的会计师分析,按照职棒规则,由于球队属于营利单位,须另成立一个运动公司,即使是味全设立的子公司,仍须盈亏自负,因此每年合併报表计算时,味全龙的亏损会认列在味全的业外投资损失,却不能拿到味全折抵税款;唯有味全龙解散清算时,才能折扣投资的税费,这对味全并不划算。 

顶新和德文教基金会发言人欧阳劭玮证实,运动公司仍在积极筹备中,还未定案。据了解,目前进度只先送到职棒的大会里,待理事会同意后要送会员大会,会员大会同意后才会成立公司;换言之,将来谁要为味全龙埋单,现在还是未知数。 

尤其,前高阶经营团队们不愿为投资职棒队背书,现在董事成员大换血后,味全龙是否真的会由味全出资,成了现任董事长须面对的问题,其结果也将影响味全的股东权益。 

重建味全龙,可能有助于顶新魏家提升对外形象,球迷们更是热烈欢迎;只不过,现阶段投资职棒很难赚钱,味全是上市公司,现在好不容易终于获利,恐是困难的决择。 

该如何在家族利益与公司治理间取得平衡,恐怕是魏家兄弟须面对的课题与考验。…(本文节自财讯586期,详全文)



     上一篇:
     下一篇: